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是伦敦生活的中心

伦敦瑰丽酒店位于全球首屈一指的繁华都市之中心。 自 20 世纪初以来,这座雄伟的爱德华式建筑一直是英国首都最值得骄傲的地标之一。

酒店坐落于伦敦历史最悠久的交通要道 ’ High Holborn 街上,其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 早在 1086 年,英国土地志(Domesday Book)就提到 Holborn 庄园 (The Manor of Holborn),而且在整个中世纪也能发现它的名字。随着伦敦城市的发展,这片区域所扮演的角色越发重要。 在 14 和 15 世纪期间,律师学院纷纷在附近建立,这里亦成为英国法律界人士的中心。

随着该地区重要性不断提升,当地居民的身份也越见显赫。 曾在这里居住的名人包括 Francis Bacon 爵士、Thomas More 爵士、John Milton、Samuel Johnson 和查尔斯狄更斯等。 狄更斯在此居住期间创作了《匹克威克外传》,在他的许多著作中也都出现过这片区域的场景,如《远大前程》中 Pip 和 Herbert Pocket’的家。 随着 20 世纪的来临,威廉·莫里斯和但丁·加布里尔·罗赛蒂都曾经住在这里,还有被 1890 年《贝德克尔’伦敦指南》称为该市最负盛名餐厅的大型餐厅 Holborn Restauran(之前是一家赌场) 。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High Holborn 凭借邻近 Drury Lane 剧院、科芬园(Covent Garden)、弗利特街、Bloomsbury 区、众多的伦敦大学、世界著名博物馆,以及具有影响力的画廊和金融机构,始终保持着伦敦生活中心的地位。

High Holborn 区 252 号的历史
Percy Monckton 设计,采用华丽至极的爱德华式风格。 大楼的第一部分于 1914 年竣工,在随后近 50 年的时间里,它先后经历过 4 次扩建,在此期间,这里一直是 Pearl Assurance 公司的总部。

英国文物委员会为这幢历史悠久的建筑提供后续改造的指导,将帝国时代的办公大楼改建为现代伦敦豪华酒店。在整个改造过程中,保留了主要的外观以及前东岸和西岸银行大厅的内饰(如今分别是 Holborn Dining Room 和 The Bar),此外,主楼梯作为酒店重要的历史特色亦得到保留。

完美的修复
伦敦瑰丽酒店的入口紧临街道,通过位于中央车道旁的入口和穹顶,可到达美丽的庭院,那里是远离都市喧嚣的世外桃源。

酒店内部装修豪华,饰有古巴红木和七种不同的大理石,其中不乏珍稀品种,如 Swedish Green 大理石和 Statuary 大理石。 这家五星级历史酒店最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文艺复兴风格的主楼梯,这七层高的楼梯堪称鬼斧神工的大理石杰作。 酒店两侧位于 High Holborn 的入口彼此相连,宛若一座桥横跨于酒店一层。 抬头仰望,酒店上方还有一个覆盖所有楼层的椭圆形穹顶,Pavonazzo 大理石的拱形框架高达 50.6 米,是当时政府允许的最高建筑高度。

修复工程历时漫长,并尽可能遵循原有设计。 在整座酒店的修复过程中,任何遗失的细节都得到复制和替换。经过精心的修复,逐渐营造出历史悠久的伦敦住宅风格,且空间充足,无论是私密聚会还是大型盛事,均可在此举办。

酒店历史底蕴浓厚,三间独立的董事长会议室以 Pearl Assurance 公司的三位前任董事长命名。 如今,这幢经过全面修复的二级历史建筑,时时刻刻为宾客带来具有伦敦优雅府邸特色的美妙体验。

设计

设计是一个借助于空间排列逐渐呈现的故事,细节、丰富的装饰、纹理和物体的使用充满迷人魅力。’’ 伦敦瑰丽酒店的设计以’&瑰丽酒店与度假村的理念‘A Sense of Place®’为核心,展现了建筑所在地的历史’、文化和感性。

多种多样的奇特和探索元素始于大门。 穿过熟铁铸成的大门,进入宁静的内庭,感觉像是走进了私家庄园,而非酒店。 庭院内有一条 玫瑰色的青铜走廊,通向酒店的’公共空间,由 Tony Chi and Associates 设计。 大堂的每个细节都显得富丽堂皇,包括黑白色的大理石镶嵌地板、摆满了奇特图画和书籍的镀金玻璃隔断、漂亮的橡木柜子和铺着羊皮纸的接待台。 中间墙壁上挂着世界知名的智利画家 Eduardo Hoffmann 的画作,画的是一个英国田庄附近绵延起伏的乡村景色。

Mirror Room 采用漂亮的首饰盒式设计,吸取了英国下午茶文化的精髓,显得低调而庄重,于安闲中散发着优雅。 落地镜让人想起下午茶文化中女人佩戴的闪亮钻石和珍珠。 作为补充,暗色调的柱子显出一丝阳刚之气,代表陪伴这些喜欢喝茶的女人的绅士们。 整个环境适合各种各样的早餐、午餐、下午茶和晚餐,尤其适合客人和附近西区的剧院观众在开演前和演出结束后光顾。 与 Mirror Room 相邻的私人聚会及用餐场所经过精心安排,吸取了英国独特的幽默感,墙上挂着奇特的画作。

充满活力的酒吧由著名设计师 Martin Brudnizki 设计,人字形斜纹的木制地板上铺着手织地毯,连同壁炉和木制吧台营造舒适而型格的环境让朋友知己相聚畅谈。 壁炉以金属、古代黄铜和青铜为材料定制而成,高 1.8 米,上方挂着胡桃木装饰的镜子。 酒吧内随处是书架,摆着 1000 多册由波多贝罗的艺术商亲手挑选的古书,让整个空间显得温暖和亲切,各式各样的椅子让酒吧魅力顿显。 其中包括从纽约购买的 1870 年棒棒糖摇椅,1950 年代的复古鸡尾酒椅和高脚凳,其灵感来自爱德华时代的一把扶手椅。 家具的摆放营造出一个个私密、亲昵的角落,下方铺着人字纹木地板,铺着手工编织的地毯。 Gerald Scarfe 是著名的英国艺术家和漫画家,将自己的名字和艺术灵感注入了 Scarfes Bar。 大理石墙壁上点缀着风趣幽默、助人谈兴的画作,就像一张活的画布,‘艺术时事角’会不断更新,以反映当前的时事。 这些引人注目的画作为 Brudnizki 实现的传统奢华平添了一丝韵味。

同样由 Martin Brudnizki 设计的 Holborn Dining Room 让原本典雅的历史氛围透出一丝活泼。 Holborn Dining Room 的前身是 Pearl Assurance 公司的东侧营业厅,这家啤酒店供应风味独到的英式佳肴。 Brudnizki 设计的内饰采用经典英式设计,配以橡木装饰、古董镜和大量的以花呢布装饰的红色皮革坐垫。 座位有高脚凳和餐桌,也有更私密的隔间和长椅,让参加任何社交场合的客人都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伦敦瑰丽酒店’的 Sense Spa 水疗中心位于酒店的一楼。 水疗中心配有竹墙、柔和的灯光、木板过道、粼粼水波和小石子,设有 7 间理疗室,包括一个情侣’套间。 设施包括干蒸桑拿间、紫水晶蒸汽浴室和贴有闪亮金箔的柚木休息室,是伦敦市中心一个让人恢复活力的静养场所。

如果想参观建筑的上层一探究竟,可以沿着意大利 Grand Pavonazzo 楼梯行走,它直通上面的所有楼层, 最上方是估价 £4000 万、166 英尺高的圆顶。 楼梯采用了七种不同的大理石,其中一些在全世界已经绝迹。 您也可以乘坐装饰精美的电梯,它配有传统的模压皮革、包裹镶板和羊驼呢天花板。

旧式风格的会议室与建筑物的悠久历史遥相呼应,被列入名录的房门采用古巴桃花心木制成,这种木料已经停产 35 年。 会议室配备了新式设备,包括适用于企业会议和社交场合的灯具。

262 间客房和 44 间套房均由 Tony Chi and Associates 设计,采用上等材料,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装修。 典雅的客房呈现出英国民居风格,隐私性更高、感觉温馨、高雅庄重。 卧室材料包括漆、带木纹的薄木片和棱镜,浴室采用意大利上等大理石和手工捶制的银饰。  八间标志性的 ‘house’ 套房是全伦敦最豪华、最宽敞的,’包括 Manor House——全世界唯一拥有专属邮政编码的套房。 它还有专用入口通往 High Holborn 街,以及专用电梯。 设计上融合了旧世界的魅力和现代风格,185 平方米的空间显得现代化、时尚、精美、令人愉快和别具一格。

伦敦瑰丽酒店秉持‘Sense of Place’的理念,’其外饰、内饰、公共空间和客房均抓住了这一地标建筑的历史特点和宏伟壮丽,为宾客留下难忘的伦敦回忆。